大旱不過七月半

一年中,雖然可能旱情不斷,但數出梅後到處暑這段時間,因陽光強烈、天氣炎熱,旱情最為嚴重。可是,不管怎麼旱,農曆七月半前夕,老天即使不下傾盆大雨,也要下場小雨應應景兒。那麼,為什麼大旱不過七月半呢?相傳有這樣一個故事。

很久以前,浙江富陽一座大山腳下有間茅草屋,裡面住著母子倆,兒子孫圭山已十八歲了,小夥子既勤勞,又樂於助人,鄉親們都誇他。他們租種了員外錢百貴的三畝水田,風裡來雨裡去,可即使風調雨順,也只能勉強填飽肚子,遇上旱澇蟲災,只能靠野草樹皮度日了。

這年一進入夏季,就開始乾旱了,接連一個多月沒有下過一滴雨,田地龜裂、溪流斷水。村民們種的禾苗都是靠溪水灌溉,溪水沒有了,禾苗慢慢開始乾枯。但村裡還有一眼泉水,據說這泉水連著山上的龍潭,常年不斷,就是一年不下雨也不會乾涸。可是,泉水被錢百貴霸佔著,誰用水,就要向他交一筆水錢。天旱後,水如油貴,錢百貴把水錢翻了一番,百姓叫苦連天。

天空還是萬里無雲,沒有半點要下雨的跡象,村民們只好戒齋三天,沐浴後赤腳露頭地去山上的龍王廟求雨。可是,燒了一個月的香,一滴雨也沒有求到。

這個時候,老龍正在廟後的深潭中睡大覺。說起這條龍,當年還被錢百貴的爺爺救過。那一年初夏,這條龍閑來無事,變作一條山鰻在溪中玩耍,被漁夫看到了。漁夫悄悄地取出鉗鉤,一個箭步過去,飛快地把它鉤住了。真是龍遊淺灘遭蝦戲,到了這地步,龍哪裡脫得了身,更不要說大顯身手了。後來,它被錢百貴的爺爺買走後,它知道自己大限將至,便流著淚水,錢百貴的爺爺看出鰻嘴角的幾條長須像龍鬚,他是個大善人,心想,說不定真的是條龍呢!就把它放回了溪中。這條龍進入水中後,對著救命恩人點了點頭,好像是在行叩拜大禮。突然,它騰出水面,升上天空,在雲端裡現出龍真身。錢百貴的爺爺驚得吐了下舌頭,好險,剛才自己差點殺了一條龍。就在這時,天上烏雲密佈,“嘩嘩”地下起雨來。半個時辰後雨才停,只見一朵黑雲落到了大山上的一個深潭裡。龍應該是住在深潭裡的,在錢百貴的爺爺發動下,全村人有錢出錢,有物出物,有力出力,因此才在潭前建起了龍王廟。

老龍知恩圖報,第二年又遇大旱,它將一股泉水從深潭引入錢家田畈的水渠中。從那以後,這股泉水雨天不澇,旱天不幹。錢家也自然記住老龍的好處,不時地到龍王廟進貢上香,並將這個傳統一代代傳下來了。

這年初夏,老龍喝多了錢百貴送去的美酒,醉醺醺地睡著了,哪裡還記得為人間布雨的事。百姓在求雨,它卻睡得正甜。

孫圭山想,老龍無心施雨,再這樣下去,收的稻穀還不夠付百貴的水錢呢,村民們如何生活下去?當務之急是要讓老龍快快布雨,得想個什麼辦法好呢?不知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還是他的精神感動了上蒼,這天晚上,孫圭山在夢中見到了一位白鬍子老人,老人直截了當地告訴孫圭山那老龍睡得很沉,要讓它醒來,須采一支三丈三尺長的紫竹,到龍王廟後面的深潭中捅幾下,它就會起來的。孫圭山猛地驚醒,心想,難道是神仙來托夢了?

第二天,孫圭山打聽到,富陽縣城旁的陸家村一帶盛產紫竹,就準備去採購。

世上沒有不透風的牆,孫圭山要去捅龍潭的事被錢百貴知道了。他想,如果老龍施了雨,誰還來買他的水?他量了一鬥稻穀,用布袋裝上,背到了孫圭山家,陰陽怪氣地說:“小夥子,龍捅不得的,它發起怒來飛沙走石,暴雨如注,能沖走良田,衝垮村莊,你會害死全村人的!這後果你擔當得起?我勸你不要去了,你種田用水,我不收你水費就是。”

孫圭山卻鐵了心,愣是把那袋稻穀還給錢百貴。

這天一早,孫圭山就出門了。他來到陸家村,遠遠看到家家戶戶的門前屋後都種有紫竹,心中非常高興。走近一看,他傻了眼,那些紫竹都只有一二丈高,哪有三丈三尺長的呢?他像一顆火紅的木炭掉進了水中,滿腹的希望刹那間化成了煙,垂頭喪氣地坐在了路邊的石頭上。

村裡人見狀,走過去問他出了什麼事。孫圭山就把找紫竹想捅醒老龍的事直說了。

有位老人說,他在山塢裡種了些紫竹,長得比庭院旁的要高大得多,讓孫圭山和他去看看。

孫圭山高興極了,跟老人來到山塢裡一看,這裡的紫竹果真長得特別高。他挖了一株,砍掉竹椏、竹梢,剛好三丈三尺長。孫圭山高興極了,就拿出銀子要付竹錢。老人說什麼也不肯收下,還請孫圭山到自己家裡吃了中飯。

吃過午飯後,孫圭山辭別老人,背著紫竹回家了。

孫圭山是傍晚才回到家的,村裡人看他采來了這麼長的紫竹,都非常高興。第二天一早,大家跟著孫圭山向龍王廟而去。因為紫竹太長了,在村裡弄堂轉彎處,紫竹在牆角上別了一下,竹竿中間竟斷裂了。按說竹竿這麼輕輕一別是不會損壞的,這其中肯定有鬼,孫圭山把紫竹放到地上,看到竹節處被人鋸開了。

事到如今,孫圭山只好再去陸家村向老人要了一株。因為紫竹太長,屋裡放不下,只得仍舊靠在屋外的牆上。

前一株紫竹斷掉正是錢百貴做的手腳,他見孫圭山又采來一株,又想如法炮製。三更時分,錢百貴又悄悄地去了。他把竹竿輕輕地橫放在地上,拿出一把小鋸,剛要動手,猛地聽到一陣“捉賊”的叫喊聲。錢百貴還沒有反應過來,已被等候多時的孫圭山和另外幾個小夥子抓住了,那些人也沒有用照火照一下來人是誰,揮起拳頭就打,痛打一頓後,有意賣了個破綻,讓錢百貴跑了。原來,孫圭山想到錢百貴不讓他去捅龍潭的事,就猜想到紫竹肯定是他鋸的,於是暗暗地躲藏起來等著。看到身形和走路的姿態,孫圭山就知道來人是錢百貴。他有財有勢,抓住他送到官府,也不起什麼作用,還不如打一頓。

挨了打的錢百貴正是賊給狗咬,吃了苦頭還說不出,回家後,在床上整整躺了七天七夜,一隻腳還被打斷了,以後出門必須拄拐。

太陽出來後,孫圭山背起紫竹,後面跟著全村的男女老少,浩浩蕩蕩地去龍王廟了。

來到廟後的龍潭,孫圭山看到,水面上有股氣在往上冒,曉得老龍在裡面打呼嚕,就對著那個深潭大聲地說:“身為神仙,應該以民福為福,以民禍為禍。你不顧百姓死活,只顧睡大覺,我今天就要捅醒你。”說著,舉起竹竿,用力紮進了深潭。

那老龍正睡得香,忽然頭上被捅了一下,立刻醒了過來,剛想起身,身上又被狠狠地戳了兩下,幾片龍鱗也被捅下來。老龍怒氣衝衝,騰地躍出龍潭。

這時,孫圭山早已從深潭中抽出了竹竿,緊緊地握在手中。

老龍發現了孫圭山,哈哈一笑說:“原來搗我龍潭,打我龍身的是你,讓我給你點顏色看看吧。”於是,它穩住身子,伸出前爪,向孫圭山抓去,可還沒有碰到他,就縮了回來,再用尾巴向孫圭山掃去,但又是沒有近身就連忙閃開了。

原來,送給孫圭山紫竹的老人是觀世音菩薩變的,這紫竹沾了仙氣,孫圭山握著它,老龍自然對他沒有一點辦法了。

老龍被降服了,只得乖乖地往天上飛去。霎時,烏雲翻滾,雷聲隆隆,天空好像一下子裂開了似的,大雨“嘩嘩”地下了起來。乾涸的大地吸足了雨水,那些快要枯死的稻苗又返青轉綠了。

孫圭山捅龍潭這天正巧是農曆七月半,這以後,老龍長了記性,為了避免被紫竹竿捅,每年的七月半前夕一定會醒來,到天空遊一圈,下一場雨。所以,民間就留下了“大旱不過七月半”的典故。

 

上一篇:過三關
下一篇:管窺蠡測

民俗

更多
周公解夢

聯繫我們


漢典黄曆:


漢典交流群:漢典交流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