蜻蜓點水九連環

有錢人喝酒會到城裡大酒樓的雅座,但那些販夫走卒想喝上兩口,卻多半會到富祥酒家來。因為雖然比不了那些名窖陳釀,但卻絕對是貨真價實,既不兌水,更不缺斤少兩。

  除了偶爾幾個過路客,來富祥喝酒的都是常客,掌櫃胡小二都認得,然最近幾天,有一張陌生面孔,卻頻頻出現在富祥酒家,而且每回都盯著胡小二,讓胡小二很是奇怪。

  這天,那人又來了,胡小二便滿臉堆笑地上前去幫他斟酒,兩人就此聊上了。陌生人說他叫郝大東,北方人,做古董生意經過該地。突然,郝大東盯著胡小二道:“胡掌櫃這斟酒的手藝,可說是天下一絕呀!”胡小二這才恍然大悟,這郝大東天天盯著自己,原來是在看他這斟酒的手藝!

  胡小二訕訕一笑道:“郝員外見笑了!”

  胡小二有一雙神奇的手。客人買酒,二兩或是四兩,胡小二從不用秤也不用量酒的器具,只是拿起罎子或酒壺往裡倒,但卻是一滴不灑一錢不差。

  郝大東問道:“胡掌櫃,你可能順手一排倒去,把五六個碗裡都倒上二兩酒?”胡小二還沒答話,然他妻子卻站了出來,笑著道:“客官呐,我們家小二傻是傻了點,可這手絕活兒卻是遠近聞名的呢!別說是五個碗,您就是一排擺上十個酒盅,您說斟多少,他也是一滴不落、一分不差呢!”

  聽得這話,郝大東立即在桌上放上十個酒盅,並一字排開,胡小二憨憨一笑後,左手放在腰後,右手拿起一把酒壺,一伸一抖,有如蜻蜓點水一般在那一排酒盅上一掠而過!“獻醜獻醜,每盅三錢!”

  郝大東沒有說話,而是站起來把十個酒盅裡的酒倒在一起稱稱,竟然剛好三兩!頓時向著胡小二一抱拳,“真乃神人也!”拉著胡小二邊喝邊聊。

  郝大東說,他有個想法。他祖上遺留下來的產業頗多,什麼古董生意、布匹絲綢、茶葉,等等,都還經營得可以,唯獨酒樓生意卻異常慘澹,想請胡小二專門去幫客人斟酒,也算是一個噱頭。

  聽了這話,胡小二便皺了皺眉頭,雖然這酒家賺的銀子不多,可如今他夫婦二人做得好好的,怎能背井離鄉說走就走呢?見他這般神情,郝大東又道:“胡掌櫃,這樣吧,你這酒家一年能賺多少,我按十倍的工錢付給你!”

  就這樣,胡小二坐上了郝大東北上的馬車。

  大約過了十來天,馬車駛進了一個偏遠的小鎮,胡小二探頭出來一瞧,很是驚訝:“郝員外,這是什麼地方啊?”郝大東淡淡一笑說,這裡有他祖上的一所宅子,天色不早了,就在這裡住上一晚。接著,郝大東領他進了一所僻靜的老宅子。

  一進宅子,胡小二未曾見到丫鬟僕人,倒是見四五個大漢朝郝大東圍了過來,“大哥!您可回來了!怎麼樣?找到了嗎?”郝大東伸手一指胡小二,“他就能做得到!”

  胡小二感到有些不對,不解地看著郝大東,“郝員外,您這是?”郝大東淡淡一笑,“胡掌櫃不必驚慌,其實我是騙你來此的,但請你放心,只要你按照我的要求去做,我們不會傷害你的。”

  聽得這話,胡小二頓時感覺全身冰涼,顫抖著道:“郝……郝員外!諸位好漢!我……我……放過我吧!我上有老下有小……求求你們了!”一個大漢伸手拽著他叫道:“再囉唆!老子一刀宰了你!”郝大東連忙阻止,並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講與胡小二聽。

  原來,郝大東這一夥人都是盜墓賊,而且只盜那些王孫貴族的墓,因為只有這些人的墓室,裡面的油水才多。不久前,他們在此地發現了一個大墓藏,然而,當他們剛打開墓室的外門時,卻被一道機關難住了。而這種機關,他們曾經也碰到過,因當時不知它的厲害,最後非但沒有在那個墓藏裡盜出一錠金銀,更且還死傷了好幾個弟兄!這道機關十分奇怪,在一個純鐵的箱子上擺著九個酒盅,他們聽一位精通機簧之術的老人說,這種機關多年前聽人說過,具體叫什麼名堂他也不知道,只知破解這種機關非常不易!因為,必須要在那九個酒盅內每個都倒上三錢酒,半錢都不能多也不能少,而且,給每個酒盅倒酒的時間間隔必須一樣,必須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才行,這卻是萬萬沒有人能做得到的!所以,他根本就不是什麼做古董生意的,而是特地遍訪大江南北,想找到一個能破解這個機關的人,直到他遇到了胡小二。

  此刻,不知為什麼,胡小二似乎變得異常冷靜,點了點頭說:“原來是這樣,我明白了!不過我知道,我是難逃一死的,幫你們最後得死,不幫你們,可能會死得更慘,好吧,我答應你了。”郝大東哈哈大笑道:“胡掌櫃多心了,我們怎麼會害你呢?”

  次日,天剛濛濛亮,郝大東就領著八個弟兄悄悄上山了,胡小二緊跟其後。待來到山頂,胡小二一瞧,此山三面絕壁,異常險峻!郝大東說墓藏就在山內部,當年墓藏主人竟然把山頂內鑿空了,可知費了多少力氣!

  接著,郝大東幾人合力把堵在一個山洞口的巨石挪開,在洞口內丈許,胡小二便見著了那個神秘的箱子。郝大東點了點頭,胡小二深吸了一口氣,緩緩拿起酒壺,對著那一排酒盅一伸一抖,只見那九個酒盅從第一個開始按順序緩緩往下沉去,接著轟隆一聲,跟前猛然打開一道石門來!

  郝大東激動無比,仰頭哈哈笑,然而就在這時,卻聽身後突然轟隆一聲,原來的入口已被一塊巨石堵得嚴嚴實實!

  眾盜墓賊大驚,一齊上去拼命推,然那石頭卻依舊是一動不動!

  胡小二燃起火把,墓室裡頓時亮了起來。突然他驚聲叫道:“快看,這還有道機關呢!”

  郝大東轉身一瞧,心頭不覺寒意陡生,竟然是一眼望不到頭一重又一重粗如兒臂的鐵欄柵!而且在每道鐵欄柵前,都有一個一字排開擺著酒盅的鐵箱子!

  胡小二歎了口氣說:“原來不是只有一道機關啊!”郝大東怒道:“別他娘廢話!如今連出都出不去了!”

  胡小二想了想道:“事至如今,只能一道道地打了,或許最後還有出口呢?但以我估計,這麼多鐵欄柵,一定是打開前一道,必定會掉下一道,就像方才一樣,如果我們全都呆在一起,那恐怕……至少我們不能全部困死在一個地方啊!大夥分開,要死,也不至於全都死吧!”

  眾盜墓賊要麼臉色鐵青要麼滿頭大汗,焦躁異常,他們盜墓無數,卻從未碰到過如此蹊蹺的墓藏!郝大東氣得捶胸頓足,一揮手叫道:“那就試試看吧!”

  留一人在身後,其餘人皆和胡小二站在鐵箱子跟前,胡小二又拿起酒壺一掠而過把酒斟上。“轟隆”一聲,跟前鐵欄柵拔地而起,然隨即身後又“轟隆”一聲,方才打開的石門處猛然掉下一道鐵欄柵來!眾人頓時大驚,沒想到還真如這胡小二所說!

  就這樣,胡小二不急不慌地一道道把鐵欄柵打開,而也如他所安排,每道鐵欄柵裡都留下一人。

  待到第八道鐵欄柵時,便只剩下郝大東一人跟在胡小二身後了。但郝大東卻是激動萬分,因為就在前面的鐵欄柵裡,竟然堆滿了金銀珠寶!這時,胡小二已然把機關打開,郝大東迫不及待地撲到那些珍寶上,滿地打滾哈哈大笑。

  然他卻未曾看到,前面還有最後一道鐵欄柵,而此時胡小二也緩緩把它打開來,並且自己走到了墓室的最深處,“砰”的一聲,鐵欄柵隨即又落了下來,把他和郝大東隔開來。而更為奇怪的是,就在這時,在墓室最深處竟然“轟隆”一聲,猛然開啟一道石門來,整個墓室頓時一亮!

  眾盜墓賊無不歡呼大叫,“果然如此,最後竟然還有一道門能出去啊!”然定睛一瞧,卻又困惑了,雖然有道石門能出去,然這石門卻是在墓室的最深處,如今能出得去的,只有胡小二一人,而他們每一個人都被困在一道鐵欄柵裡,如何出得去?

  郝大東叫道:“胡小二,趕緊想辦法放我們出去啊!”

  隔著鐵欄柵,胡小二熄滅了火把,微笑地看著郝大東道:“不瞞您說,這種機關,名叫‘蜻蜓點水九連環’,即便有人能打得開,也是每打開一道,後面便會掉下一道。”郝大東不解地看著他,“你怎麼知道?”胡小二並不回答,而是接著說:“但如果真正瞭解這個機關的人,其實這些都是可以避免的。”

  郝大東咬牙看著胡小二,怒道:“他娘的!原來你早就知道!你為什麼不在第一道就把它全部打開?”

  胡小二嘿嘿一笑,“這不廢話嗎?我不把你們困住,我還有活路嗎?如今不妨告訴你,這機關我還真知道!這機關我造是造不了,但解還是可以的,實話跟你說了吧,其實,這種機關就是我祖先所造!否則,我怎知它叫‘蜻蜓點水九連環’?否則,被你騙到此地,明知你會要了我的性命,到最後怎會一點兒都不慌呢?因為昨晚聽你一說後,我就明白了,你所說的正是我祖上擅長的機關術‘蜻蜓點水九連環’,嘿嘿,想來還真是天意呀!雖然造的手藝失傳了,但解的手藝卻沒有失傳,你以為我那‘蜻蜓點水’的斟酒技巧就是為幫人斟酒的嗎?我還告訴你吧,這‘蜻蜓點水九連環’的機關設置巧妙異常,其實,即便有人能打開第一道,那最後也是出不去的!你以為之後那些一字排開的酒盅,還是每個斟上三錢酒麼?若換了別人,即便能像我一樣蜻蜓點水般在九個酒盅內斟上三錢酒,最後也是會死無葬身之地的,因為它們每一道機關斟酒的分量都不是一樣的,說白了,這世上除了造這機關的人自己和他的傳人,是沒有人能真正解得開的!”

  郝大東頓時滿頭大汗,他現在才明白為什麼胡小二要把他們一個個分開,最後卻把自己留在最後面!

  這時,胡小二從石門裡探出頭去瞧了瞧,笑道:“我的祖宗果然厲害,雖然這下面是萬丈深淵,而這上面卻可以攀爬的!”突然又回過頭來對郝大東道:“你放心,既然如今能得見天日,你們就不會被困死,但這種墓室多半都造在懸崖絕壁之上,你們能不能得到那些金銀珠寶,那就要看你們的緣分了!”

  郝大東一愣:“這又是為何?”

  胡小二指著出口處石門頂上一個黑色圓球笑道:“看見這個了麼?只有用東西把這鐵球打落,整個墓室裡的鐵欄柵才會全部開啟。你隔著鐵欄柵離此球約兩丈距離,而看如今情形,你離得最近,只有你能辦得到了。”

  郝大東又是一愣:“這……我怎麼辦得到?”

  胡小二嘿嘿笑道:“你跟前不是有那麼多寶貝麼?一件一件瞄準了往外砸吧,不過……當你能把那鐵球砸落了,這些寶貝多半也掉進下面那萬丈深淵去了。所以我說,能不能得到這些金銀珠寶就要看你的緣分了,出去後你得到這萬丈深淵底下去找啊!唉,沒想到我祖宗他們還真想得周到!”說罷,便像猴子一樣從石門口爬了上去……

上一篇:蛇行蜈蚣嶺
下一篇:紙殺

民俗

更多
周公解夢

聯繫我們


漢典黄曆:


漢典交流群:漢典交流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