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偶天成

明朝成化年間,浙東天臺山下有座海神廟,廟裡住著三位和尚,是師徒三人。老和尚年事已高,日常事務交給兩位元弟子料理。大徒弟的法名叫無緣,二徒弟叫無心。
    無緣和尚長得眉清目秀,能說會道,平時好吃懶做。這會兒他正偷偷地躲在老桂花樹下乘涼,突然見師弟無心匆匆回房,反手關上房門。無緣不由心中一動:師弟不在前殿招呼香客,回房幹什麼?他老實憨厚,心中藏不住事,看他剛才的神色,分明是心中有事。無緣就悄悄走到無心房間的窗下,向裡一看,只見無心從懷中拿出一封信,往床上的草席下一塞,就出房向去前殿了。
    無緣心中奇怪,無心的俗家早已沒什麼親人,還會有誰給他寫信呢?再看他的神情,仿佛這信比較私密。無緣好奇心起,推門進入無心房中,從席下拿出信函一看,信封上寫著“林哥親啟”四個字。無緣記得師弟說起過,他出家前的本名就叫李成林,看來這信果真是寫給他的。信上的字跡十分秀氣,應該是出自女子之手。無緣猶豫一下,舔開信件的封口,打開一看,嚇了一跳。這竟然是封情書。
    信中說:幾次和林哥相會,心中已難以割捨,此生非林哥不嫁。相約三天后的月圓之夜,三更時分在葉府後園牆外,池塘邊的竹林中相見,不見不散。落款是“霜妹”。“霜妹?葉府?”無緣搜腸刮肚,想起十裡外有個葉家莊,莊主葉員外的女兒名叫葉如霜,她今天上午就來過廟裡燒香還願,一直是師弟無心陪著她。難道這“霜妹”就是她……原來這外表老實的師弟一點也不老實,暗中勾引良家女子,表面上裝傻,差點騙過了師父和自己。
    無緣拿著信剛想去向師父告狀,心中突然又不平起來:葉如霜花容月貌,百媚千嬌,自己每次見到她,心都怦怦亂跳,只是想不通她怎麼會和無心勾搭上了。無心長著一張苦瓜臉,滿臉麻子,瘦得像個癆病鬼,遠遠比不上自己瀟灑俊朗。一定是那葉小姐閨中無聊,才會被無心騙上手。無緣心中暗暗歎息:自己人中龍鳳,卻要在這小廟裡青燈古佛,埋葬一生,連男女之歡也無法享受……他心中突然升起一個荒唐的念頭:師弟無心還沒來得及打開這封信,也就是說他還不知道葉如霜約他三天后幽會的事,自己何不……
    三天之後,月圓之夜。無緣找了個藉口,溜出寺門,摸到十裡外葉家莊葉員外家的後園外。那裡果然有一個小池塘,池邊有一片翠竹林。他躲在竹林中,耐著性子等葉如霜出現。好不容易等到三更時分,夜色中響起“沙、沙、沙”的腳步聲。有個輕柔的聲音響了起來:“林哥,你來了嗎?”一個曼妙的倩影出現在竹林邊。
    無緣心頭好一陣激動,但他不敢馬上出去相見,學著無心說話的腔調,回答:“霜妹,我已經來了,你快來吧。”他心中盤算好了,竹林中光線陰暗,看不清面容,只要把葉如霜騙進竹林就好辦多了。葉如霜說:“林哥,你快出來,我爹已經對我起了疑心,你快帶我離開這裡吧!”無緣這才醒悟,原來她是約無心一起私奔。無奈之下,無緣把預先準備好的大草帽戴在頭上,走出竹林。
    葉如霜見他這副古怪模樣,“撲哧”笑出聲來,把手中的包裹遞過去,說:“我們快走,走得越遠越好……”話未說完,只聽得一聲大喝,竹林四周突然亮起了無數支火把,一大群家丁圍了上來。葉如霜嚇得“哎喲”一聲差點癱倒在地上,無緣也不由地心頭發慌。葉員外臉色鐵青地出現在葉如霜和無緣面前,冷笑著說:“霜兒,你竟然為了這麼一個窮小子,連養育你十八年的父母都不要了嗎?”
    葉如霜冷靜下來,說:“爹,我和林哥情投意合,要不是爹爹嫌貧愛富,女兒也不會走到這一步。”葉員外哼了一聲,說:“女兒啊,你一向聽話孝順,為什麼會變得這麼糊塗呢?要不是你白天的表現過於反常,我派人監視著你,差點就讓你這麼走脫。我和你娘白養你這個女兒了!你一定是被這臭小子的花言巧語迷了心竅。來人啊,把這臭小子亂棒打死!”
    無緣心中暗叫“倒楣!”真是偷雞不成蝕把米,看來要虧老本!連聲叫道:“葉員外,你們誤會了,我是替我師弟來傳話的,並不是正主!”葉如霜發現他說話的聲音不對,驚愕地問:“你說什麼?你……你是誰?”家丁上前想抓住無緣,無緣閃身一躲,不小心頭上的草帽掉了下來,露出一個光禿禿的腦袋,把葉如霜驚得目瞪口呆,說不出話來。
    葉員外大吃一驚,繼而暴跳如雷,吼道:“女兒啊,你也太不長進了!天下男子有無數,貧富美醜任你選。你怎麼……怎麼千挑萬選,選了個光頭和尚。你是不是想存心氣死我啊?”葉如霜羞憤難當,沖上前劈手給了無緣一巴掌,問:“你是誰?為什麼要戲弄我?林哥呢?他在哪裡?”
    這一巴掌把無緣打得心頭火起,對方人多勢眾,自己無法脫身,不如豁出去了。他一把將葉如霜抓在手中,反手從腰間掏出一把砍柴刀,架在她的脖子上,喝道:“你們誰再敢上前一步,我就一刀宰了她!”他出門前擔心會有什麼意外情況發生,隨手拿了把砍柴刀防身,沒想到還真派上了用場。
    葉員外嚇壞了,連忙讓家丁們退開,說:“你……你,小師父,你可千萬不要亂來,只要你放開我女兒,我……我就不和你計較!”無緣見這招有效,心中有點得意,哼了一聲說:“騙誰啊?你們這麼多人,能輕易放過我嗎?”葉如霜臉色慘白,月光灑在她的臉上更顯得潔白如玉。無緣越看越喜歡,眼珠一轉,說:“葉員外,今天鬧出了這樣的事,傳出去對你女兒的名聲不好。反正我也回不去廟裡,不成和尚了,你不如就將錯就將,把葉小姐許配給我吧!”
    葉員外氣得渾身直抖,說:“你是出家人,怎麼可以娶妻成親呢?”無緣哈哈一笑,說:“本朝的開國皇帝不也是和尚出身嗎?葉小姐這麼漂亮,若能娶她為妻,只怕如來佛祖也要吵著還俗……”葉如霜破口大駡起來:“你這瘋和尚,你是不是殺了林哥?我也不活了,你殺了我吧!爹,我對不起您和娘,你不必顧著我,把這臭和尚千刀萬剮……”說到最後,失聲痛哭起來。
    無緣不甘心地說:“你連我師弟那樣的癆病鬼都會喜歡,為什麼看不上我?我可比他強多了!”他人高馬大,手中又有刀,只要輕輕來一下,葉如霜就別想活命了。葉員外急得直跺腳,對家丁們大吼:“你們這些沒用的東西,快想辦法救小姐啊!”無緣“嘿嘿”一笑,說:“葉員外,誤會一場,你不要太在意,請葉小姐送小僧一程吧。”說完揮刀向眾人晃了幾下,把葉員外等人逼開幾步。
    無緣劫持著葉如霜脫離眾人的包圍圈,沿著池塘邊的小路撤退。葉如霜這時也害怕起來,哭叫道:“爹,救我啊。”葉員外急得眼冒金星,想到這麼一鬧,女兒的名聲是保不住了,但願還能保住性命。他歎了一口氣,大叫:“只要誰能想出好法子,平安救出小姐,老夫重賞白銀一百兩,如果是……是沒成親的年輕後生,就把小姐許配給他!”
    重賞之下必有勇夫,家丁們歡呼一聲,又向無緣圍了上去。但他們也不敢把無緣逼急了,又怕傷到葉如霜,反而讓無緣揮刀砍傷了幾個,只好遠遠地跟著。
    無緣心中暗暗盤算:自己想要脫身不成問題,只是這嬌滴滴的美嬌娘是帶不走了,到嘴的肥肉再吐出去,真是有點不甘心。他見葉如霜這時已經嚇得花容失色,更加讓人心生愛憐,忍不住低下頭,想在她的臉上親一下……
    突然,“嘩啦”一聲響,水池中竄起一道水柱,浪花中一條黑影猛地撲到岸邊,張開雙臂緊緊地抱住無緣的雙腳。有人嚇得大叫:“水怪!”掉頭就跑。無緣也被嚇懵了,不知道這是何方怪物。那怪物大叫一聲,雙手一用力,無緣站立不穩,和葉如霜一起跌入池塘中。
    無緣不識水性,跌入水中就慌了神。他放開葉如霜,扔了砍柴刀,在水中撲騰起來,大叫:“救命!”葉員外也急了,叫道:“快救小姐……”卻見水中站起一位男子,手中抱著葉如霜,慢慢爬上岸來。葉如霜只喝了一兩口水,並無大礙,縮在那男子懷中,一副幸福的模樣。
    葉員外吃驚地看著那人,問:“你就是那個林玉亭?”那人點頭答道:“是的,葉員外。”葉如霜站到地上,顧不得渾身是水,就問:“爹,你說過的話到底算不算數啊?”葉員外這才想起自己剛才說過,誰救了葉如霜,就把她許配給誰。
    無緣被家丁們救上了岸,趴在地上直嘔清水,剛好聽到葉如霜說:“剛才是林哥救了女兒,爹爹你不會不承認了吧?” 無緣猛地直起身來,指著林玉亭叫道:“林哥是你?”林玉亭狠狠地說:“你這賊和尚偷了我的信,又假冒我來約會,我真該淹死你!”
    林玉亭是鄰村的漁民,去海神廟敬香時,無意中認識了葉如霜,兩人一見鍾情。葉如霜經常去廟裡燒香,其實就是為了和他幽會。三天前她偷偷寫了封信給林玉亭,告訴他葉員外不同意他們的事,約他商量對策。哪知道她在廟中把信給了林玉亭後,林玉亭還沒拆開看,就把信給丟了。恰好無心撿到了信。而無心早已觀察到他們兩人的私情,撿到信後知道是葉如霜寫給林玉亭的情書,可那時林玉亭已經離開,只得先把信藏起來。偏偏無心的俗名中也有個“林”字,無緣自作聰明地把“林哥”當成了無心。
    林玉亭弄丟信後,心中急死了,不知葉如霜有什麼話要和他說。這幾天不管白天還是黑夜,他都徘徊在葉府四周,等著葉如霜出現。剛巧看到無緣劫持葉如霜,知道不能硬碰硬,只能出其不意……他仗著自己水性過人,悄悄地躲在池塘中偷襲。
    事到如今,葉員外已不能再說什麼,要不是自己固執偏見,也不會弄出這樣的事來。再看這林玉亭雖然出身貧寒,卻也是一表人材;更難得的是,他為了葉如霜,不顧危險,有勇有謀,確實不錯。葉員外說:“看來老話說得不錯,有情人終成眷屬,佳偶天成啊!”
    無緣被葉員外派人送入官府,關進大牢。到了這時,他才後悔起來:就算在廟中伴著青燈古佛一輩子,也比關在這陰暗潮濕的監牢中要強得多啊!

上一篇:亂世
下一篇:生死三重門

民俗

更多
周公解夢

聯繫我們


漢典黄曆:


漢典交流群:漢典交流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