饞嘴的黃雀

康燕達原是民國政府文物倉庫的保管員。這年春天,他忽然沒來由地被解雇了。他心灰意冷,決定離開京城,回老家過清靜日子。

康燕達的老家在河北省吳橋縣,那裡是全國有名的雜技之鄉,每到趕集的日子,都會有很多民間藝人到集市上去表演。回到老家的康燕達也常去看熱鬧。這天,他發現集市西頭一個攤子前圍著很多人,還不時傳來陣陣笑聲,就擠過去看。原來是一個老漢在耍鳥,他那幾隻鳥都很機靈,會表演好幾種節目,直逗得觀眾陣陣發笑。特別是那只黃雀,會從觀眾手裡叼錢,還會從幾個觀眾拿著的錢裡面挑出面額最大的一張送到老漢的手上。康燕達一看這黃雀就喜歡上了。

表演結束之後,康燕達就問老漢肯不肯把這只黃雀賣給他。老漢起初不肯,但康燕達表示願出十三塊大洋,老漢就同意了。老漢還給他傳授了黃雀叼錢的秘密。原來,在黃雀很小的時候,老漢就開始訓練它了,專門把它愛吃的東西泡在醋裡,黃雀就逐漸習慣醋味兒了。老漢給面額最大的錢塗上醋,黃雀自然就會去叼了。老漢再拿黃雀愛吃的吃食來招它,黃雀就會把錢叼到他的手裡換吃食。

康燕達把黃雀帶回家,按照老漢教的辦法來訓練黃雀。那黃雀果然很聽話,也會給他叼錢或是別的泡過醋的東西。時間一長,康燕達就和黃雀混熟了,黃雀把他當成了自己的主人。

康燕達在鄉下待了些日子,就有點想回京城了。就這樣,他帶上黃雀回到了北京。

康燕達先找到好朋友蘇明,讓他幫忙給自己找個工作,蘇明爽快地答應了。兩個人正敘舊,忽然聽到什麼東西撞窗戶紙的聲音,抬頭一看,只見一團拳頭大小的黑影正不斷地撞向窗戶。蘇明忙打開窗戶,一隻黃雀飛進來,落在康燕達的肩上,嘰嘰喳喳地叫了幾聲。康燕達摸了摸它的頭,它才安靜下來。蘇明被眼前這一幕驚呆了:“燕達,你養的什麼鳥兒呀?簡直就是鳥精!”

康燕達面露得意之色說:“這只鳥兒很有靈性,跟我像兄弟一般。你看,我出來的時間稍微長了點兒,它就來找我了。咱倆的住地相距這麼遠,它居然找來了。”蘇明覺得這鳥兒太聰明了,喜歡得不得了。康燕達一高興,就讓黃雀給蘇明表演了一番叼錢的絕活兒,把蘇明看得眼睛都直了。

回到京城十幾天了,康燕達求遍了所有朋友,可還是沒找到工作。眼看著手裡的錢都要花光了,不得已,他準備實在不成就帶著黃雀到天橋賣藝。為此,他開始訓練黃雀表演難度更大更吸引人的節目。

這天中午,他正在訓練黃雀,蘇明忽然來訪。康燕達還以為蘇明幫他找到工作了,熱情地把蘇明迎進門。蘇明說工作還沒有眉目,卻有另外一個好消息:他把黃雀的特別之處對朋友講了,很多朋友不相信,於是就打了賭,約定今天晚上讓黃雀表演一番。他這麼急趕過來就是要跟康燕達學馴黃雀。說著,掏出十幾塊大洋放到桌上,說這是酬金。

這下,把康燕達高興壞了,馬上把訓練黃雀的訣竅教給了蘇明,之後又幫著蘇明訓練黃雀。黃雀也很配合。一個下午的時間,蘇明就能指揮黃雀表演簡單的節目了。當晚蘇明就把黃雀帶走了。

夜裡,蘇明把黃雀送回來了,並且高興地說黃雀真爭氣,幫他贏了那些人,說著掏出幾塊大洋表示感謝。康燕達半開玩笑地說,這樣的好事越多越好啊。蘇明笑了笑,急匆匆地走了。

過了幾天,蘇明又把黃雀借走了。

康燕達覺得奇怪。蘇明跟誰打賭,一次就贏來這麼多錢?又過了幾天,蘇明第三次來借黃雀,還說是跟人打賭,康燕達問他跟誰打賭,他也不說。康燕達就上了心,決定悄悄跟蹤蘇明。

康燕達看見蘇明帶著黃雀回了家,再出門時手裡拿著一隻皮包。左拐右繞,最後來到文物倉庫西側的一間民房。蘇明放出裝在包裡的黃雀,又從衣兜裡掏出一個盒子,從中拿出兩條被醋泡過的玉米蟲,在黃雀眼前晃了晃。黃雀最愛吃這種蟲子了,伸嘴就要去啄,蘇明卻輕巧地拿開了蟲子,指了指屋側的高牆,對黃雀說:“把東西取回來,我就給你吃。”黃雀像是聽懂了,拍拍翅膀就飛出去了。

不大一會兒,黃雀就飛回來了,嘴裡叼著一粒碩大的夜明珠,將珠子送到蘇明手裡。蘇明把夜明珠舉到眼前,只見夜明珠在夜色中閃著瑰麗的光彩,不禁喜形於色,忙拿出小蟲來喂黃雀。

康燕達躲在窗外看清了整個過程,驚得眼珠子都快掉下來了:蘇明居然利用黃雀盜竊文物!肯定是蘇明在上班的時候趁人不備,把要偷的文物塗上醋,晚上再帶黃雀過來。黃雀對醋味兒很敏感,離著老遠就能聞到。

康燕達原是文物管理員,對文物也略懂一二。黃雀偷出的這粒夜明珠,是一位外國國王送給乾隆皇帝的貢品,共有七顆,夜晚放出的光彩各不相同,七顆湊齊,就是天下絕品,價值連城。蘇明共借過三次黃雀,應該已經偷了三顆,就這三顆足夠他幾輩子吃喝玩樂了。

蘇明拿到了夜明珠,就帶著黃雀準備離開。康燕達怕自己被蘇明發現,急忙先走了。他抄近路先回到家,等蘇明來還黃雀的時候,他已經坐在桌邊喝茶了。蘇明還了黃雀,照樣給了他十幾塊大洋,照舊編瞎話說自己打賭贏了,康燕達也沒揭穿他。

這一夜,康燕達躺在床上輾轉反側。天快亮的時候,他做了一個決定。他悄悄溜到文物倉庫外面觀察。他在文物倉庫上了好幾年的班,對這裡的一切都很熟悉。

這天晚上,康燕達在家終於等到了敲門聲。他不應聲,悄悄湊到門邊,透過門縫兒往外看。敲門的正是蘇明。蘇明敲了好一會兒門,見沒動靜,只得無奈地走了。等他走遠了,康燕達悄悄帶上黃雀出了門。

康燕達知道蘇明租下文物倉庫後面那間房子就是為盜竊用的,今天晚上沒借到黃雀,蘇明就不會來了,正好讓他利用一下。康燕達帶著黃雀悄悄來到那間房子前,把黃雀放了出去。康燕達知道蘇明打算今天晚上還讓黃雀去偷夜明珠,一準兒會在白天給夜明珠塗上醋。這下,他康燕達可以坐享其成。

康燕達等著,等了好大一會兒,還是不見黃雀飛回來,他不禁有些擔心。又耐著性子等了一個多小時,黃雀還是沒出來。他等不及了,悄悄繞著文物倉庫找,還小聲地喚,還是不見黃雀。他慌了神兒,無奈之下只好先回到自己家裡。

第二天早上,黃雀還是沒有回來。

警察卻找上門來了。

康燕達一見警察,嚇得一哆嗦,差點兒尿了褲子。他現在才想起來,盜竊夜明珠那樣的國寶,可是重罪呀,就算他沒偷成,罪也不輕。他身子一軟,就癱在地上。警察忙扶起他,說他的黃雀是被壞人利用了,來這裡只是想找他作證。

警察把康燕達請上車,一邊往警察局走,一邊興致勃勃地給他描述這件奇案。原來,文物倉庫丟失第一顆夜明珠後,就悄悄報告了警察局。警察局知道這案子非同小可,就派出最有經驗的警探去破案。警探對倉庫進行了檢查,沒發現有人為盜竊的痕跡,就進行監控。就在監控期間,第二、第三顆夜明珠接連被盜。警探想,倉庫裡戒備森嚴,不可能有人進來,最大的可能是有動物從視窗進來。他們就秘密準備下了很多網。昨天夜裡,果然有一隻鳥兒進來盜竊夜明珠,他們迅速在各個視窗架起網,捕獲了那只鳥兒。他們看出這鳥兒是經人馴化的,飛不高,也飛不太遠,就在鳥兒腿上拴了一根細繩,牽在手裡,鳥在前面飛,他們在後面跟著,鳥兒就把他們帶到了蘇明家。他們不光抓了蘇明,還從他家搜出了前三次失竊的夜明珠。

康燕達忽然明白了,原來是那饞嘴的黃雀救了自己。他生活拮据,平時只用蘸了醋的小米喂黃雀;蘇明就不同了,竟用好吃的玉米蟲喂它。黃雀每偷一次,就解一次饞,這回偷完以後,它還想著再解一次饞,所以沒有把夜明珠送給康燕達,而是去送給了蘇明。若非如此,康燕達就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康燕達想到這裡,又出了一身冷汗。

他在警察局錄了口供,就領回了黃雀。他再也不想在京城裡待了,卷了鋪蓋,退了房子,連夜就回到了吳橋老家。他在縣中學謀到一份工作,雖然掙得不多,但卻自得其樂,臉上常常掛著舒心的笑容。至於那只黃雀,一直被他養在籠子裡,再也沒給誰做過表演。

 

民俗

更多
周公解夢

聯繫我們


漢典黄曆:


漢典交流群:漢典交流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