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之鏢

清朝康熙年間,山西太原府有一家鏢局,名叫神龍鏢局。在當地的鏢局中,神龍鏢局的聲望最高,押鏢很少失手,因此生意最好。鏢局的總鏢頭叫鄒仕龍,此人使一把大砍刀,武藝高強。

這一天,鏢局裡來了一個主顧,長袍馬褂,長得挺富態,一看就是有錢的主,身後有四個僕人抬著一個大箱子跟著,旁邊還有一個中年人手拿一個託盤,上面蓋著紅布。

原來這人是來托鏢的,這個箱子裡便是要押送的貨物。再看那個箱子,用一把大鎖鎖得嚴嚴實實,還貼著封條。

那主顧說:“你們神龍鏢局的價格雖說比別的鏢局貴,但口碑讓人放心。這趟鏢非同一般,十分重要,若你們平安將這個箱子送到京城,絕不會虧待你們的。”

鄒仕龍點頭應允。四個僕人便吃力地將那個大箱子抬了進來,看樣子箱子挺重。

那主顧接著說:“我還有一個要求,我們這次托運的貨物關係到一個秘密,雖貼上封條,仍不能讓人放心,我們必須派一個人與你們同行,就是我身邊的這位,他叫阿成,到了京城,給你們帶路,到王府井附近的嚴家大院。”

鄒仕龍一臉的不悅,說:“難道你不相信我們?”

那個主顧手一揮,身邊的中年人將託盤遞過來,揭開託盤上面的紅布,露出白花花的銀子,說:“我們這趟鏢一共出資兩千兩,這裡是紋銀一千兩,貨物平安到達後再付那剩餘一千兩。”

鄒仕龍不承想對方出手如此闊綽,身邊安排一個人算得了什麼,便一口答應了。

第二天一早,那個阿成便來到鏢局,一隊人馬押著鏢車浩浩蕩蕩往京城方向去了。

一路上阿成與那箱子形影不離,晚上住店時箱子放在哪裡他便在哪裡。鄒仕龍也很好奇,他搬過那箱子,很重,估計是金銀等物,可金銀是鏢局押送的尋常之物,卻為何成了機密?他也不便多問。

押鏢之路果然不是那麼平坦,那日鏢車遠離了集鎮,路過一片荒地,突然三個蒙面人攔住去路。三人手中都拿著鋼刀,要鏢隊把東西留下。

大家知道遇上劫鏢的了,鏢局的人久曆江湖,這種陣勢見過不少,並不驚慌,一個蒙面人與鏢師鬥在一處。另外兩個剛要幫忙,便被另兩個鏢師攔住,六個人戰在一處。

那三個蒙面人見不能取勝,對方人又多,便虛晃一招,落荒而逃。

鄒仕龍不去追趕,怕中了對方調虎離山之計,便囑咐手下繼續趕路。

晚上找店住下,阿成與鄒仕龍一間屋子,連同兩個鏢師共四人,守著那箱子。阿成也不見外,便和鄒仕龍聊了起來。

阿成說:“這些日子並不太平,強盜也多,聽說前些時候,同是太原府的一家鏢局丟了一趟鏢,有好幾萬兩官銀呢。”

鄒仕龍說:“豈止幾萬兩,一共二十萬兩,也是他們震遠鏢局沒本事,換成咱們神龍鏢局豈能丟得了。都怪那官府找錯了人。”

阿成說:“我們這趟貨物十分重要,所以掌櫃的特意請了你們鏢局押送。”

鄒仕龍試探地問:“到底什麼東西這麼重要?”

阿成說:“我也不知道,只是掌櫃的讓我一路看著,怕被人看到。”

正說著,阿成突然說:“窗外有人,要使迷香。”

鄒仕龍慌忙吹滅蠟燭,打開門先扔了一把椅子出去,再縱身跳進院子,果然看見幾個黑影。與此同時,另外兩個鏢師也打屋裡跳了出來。

那幾個黑影分明就是日間的三個蒙面人,那三人見勢不妙,飛身上房逃了。

三人回屋,見窗戶紙被人戳了一個窟窿,確是有人要用迷香,直呼好險。

鄒仕龍心想,難道說這趟鏢早已被人盯上了不成?我得多加小心才是。

一路上鄒仕龍等人帶著十二分的小心,生怕丟了鏢砸了鏢局的招牌。路上倒還平安,沒有再遇到什麼強盜,這日終於到了京城,鄒仕龍松了口氣。京城乃天子腳下,就算賊人膽子再大,也不敢在此地撒野。

阿成也松了口氣,說:“這王府井的嚴家大院離著不遠,我在前帶路,你們後頭跟著。”一鏢人馬便押著那箱子跟在阿成後邊。

約莫走了十余裡路,到了嚴府。眾人停下,阿成便上前叩門。不一會兒出來一個家人,見是阿成,忙進去報信,一會兒,戶主便率人出門迎接。四個鏢師將那箱子抬進院子。

鄒仕龍心裡一塊石頭落了地,這下鏢正式交了,那銀子算掙到手了。

阿成向大家介紹:“這位便是嚴員外。”眾人拱手見禮。

鄒仕龍指著那箱子道:“貨物在此,上有封條,請接收。”

嚴員外忽然命令手下,將箱子打開驗貨!

鄒仕龍十分意外,這箱子一路上被阿成看得死死的,生怕出什麼事,現在怎敢讓我等知道。

手下人將箱子打開,令鄒仕龍十分意外的是,裡邊竟然是一塊塊廢鐵!

鄒仕龍越發吃驚,這……他心裡咯噔一下,莫不是他們用這個假說貨物被人換了,想訛詐我們鏢局不成?

哪知嚴員外拱手笑道:“英雄可知這一路同行的阿成是誰?”

鄒仕龍搖頭。

嚴員外說:“這阿成就是順天府尹施世綸。”

鄒仕龍倒吸一口涼氣:“怎麼,他便是大名鼎鼎的施世綸施大人?”

嚴員外便把實情講了出來,原來這趟鏢真正的標的便是施世綸大人,施大人此次攜帶重要情報回京,一路上如乘官轎,再加衛隊保護,恐目標太明顯;本想喬裝改扮,又恐歹人認出半路襲擊,便想出了這個辦法,以送鏢為名,讓鏢局保護。就算有歹人,目的也是那個箱子,不會傷害施大人。

鄒仕龍納悶:“那為何一開始不告訴我們是保護施大人的?”

嚴員外說:“如果你們知道他是施大人,定會重點保護,而忽視了箱子,必然會引起歹徒懷疑。”

鄒仕龍恍然大悟,原來是這樣。

嚴員外說:“既然大家立了大功,今天略備薄酒,請大家暢飲。明日一早結了銀兩返程不遲。”鄒仕龍見是官家邀請,爽快答應。

鏢局眾人推杯換盞,喝得性起。鄒仕龍更是喝得大醉,人事不省。

忽然,鄒仕龍覺得被什麼東西刺激了一下醒來,睜眼一看被人潑了涼水,想用手擦卻發覺自己的雙手已被捆了個結實。再往上看,施大人坐在案前正沖他笑,身邊突然多了很多全副武裝的兵丁。鄒仕龍再往左右看,自己鏢局的兄弟個個被五花大綁,他大吃一驚,這是怎麼回事?

施大人笑了笑:“鄒仕龍,事到如今,你可知罪?”

鄒仕龍強作鎮定,說道:“大人,冤枉啊,我何罪之有?”

施大人冷笑一聲,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講給鄒仕龍聽。

原來,山西太原有四家鏢局,屬神龍鏢局威望最高,很少丟鏢,而其他幾家押鏢卻經常被劫,所以,儘管神龍鏢局的價格比別家貴很多,物主還是寧願請神龍鏢局押送,施大人巡查經過山西太原,聽說了這件事,便懷疑神龍鏢局勾結歹人打劫其他鏢局的鏢銀。劫財的同時又能排擠競爭對手,可謂一箭雙雕。便派人暗中調查,發現其作案嫌疑很大。

不久前,有一次由鎮遠鏢局押送的二十萬兩賑災官銀路上被劫,驚動了康熙皇帝,康熙便令施大人限期破案。施大人本想將神龍鏢局這幫賊寇捉拿歸案,但一來這些人有強盜同夥,押送路上恐被劫囚車,二來怕打草驚蛇,讓賊人同夥聞風而動,將贓銀轉移,於是便想出了這個辦法。一路上那幾個劫道的蒙面人其實是大內高手假扮的,交手的時候發現鏢局的鏢師武藝稀鬆平常。另外晚上窗外之人也是大內高手所扮,鄒仕龍卻沒聽到動靜,這等本領,何以把別的鏢局比下去?可見其中有鬼。

施大人還假裝跟鄒仕龍說那丟失的賑災官銀大約有幾萬兩,鄒仕龍馬上糾正說有二十萬兩,這丟失官銀數目從未向外界公佈,這鄒仕龍卻知道得很清楚,更說明了神龍鏢局與此案有關。

施大人冷笑道:“其實這趟鏢的標的不是這箱子,也不是本官,正是你們這幫賊寇,讓你們押送自己進京之後一舉拿獲。說是我,其實是為了讓你們放鬆警惕,好用蒙汗藥將你們麻翻。”

鄒仕龍聽完,身子頓時軟了半截。

施大人吩咐道:“將這夥賊人押下去,逐個審問,免得他們串供,那幫同夥以為你們進京押鏢,不知你們被捕,定然不曾警惕,趁此機會,可將他們一網打盡。”

此時鄒仕龍正在想,招還是不招呢?

 

民俗

更多
周公解夢

聯繫我們


漢典黄曆:


漢典交流群:漢典交流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