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山上的大使

我原來在城裡開一家小酒廠,近來生意不好,我心情糟透了,就停了小酒廠的生意,到山裡來旅遊一番,也算是透透氣,散散心。玩了一個月,我還不想回家,於是索性在山路邊上開了一家小飯館,來吃飯的人都是過路的司機。

  這天傍晚,我正在飯館門口烤羊肉串,一個又黑又瘦的四五歲左右的小男孩從對面山坡上跑過來。小男孩的眉心有顆黑痣,他的衣服破著好幾個洞,兩隻黑布鞋子都露出了大腳趾。他手裡捏著兩毛錢,沖我說:“我買一串羊肉串。”羊肉串五毛錢一串,再說哪有烤一串的,一般一次最少要烤十串。我看孩子可憐,就接了他的兩毛錢,給了他一串。那小男孩接了羊肉串高興地跑到馬路對面去了。我的生意不忙,過了會兒,我發現小男孩拿著羊肉串並不吃。現在已經是初冬了,那羊肉串早涼了,涼了怎麼吃啊。我好心招呼他:“你過來,我給你熱熱羊肉串。”沒想到小男孩卻拒絕說:“我不吃,我等爸爸回來給爸爸吃。”原來小男孩是在等他爸爸。這孩子真懂事,他爸爸一定是採石廠的民工吧。我又說:“你過來,我送一串給你吃。”小男孩又拒絕我了:“不,我要在這裡等爸爸。”看著這可愛的孩子,我拿了一串熱騰騰的羊肉串走過去,遞給他,說:“趁熱吃吧。”小男孩抬起他髒兮兮的臉笑了一下:“謝謝叔叔。”

  我又回到馬路對面忙自己的生意。天很快就黑透了。今天歇腳吃飯的司機不多,現在已經過了吃飯的時間,我準備滅火,歇業了。我搬著烤羊肉串的鐵架子準備進飯館時,一個小偷突然從裡面竄出來,他手裡拎著一個布包,那包是我掖在被窩裡的,裡面有八千多塊錢。我急忙追上去,想搶回我的包。小偷見被我發現了,他掏出一把明光閃閃的匕首,揮動著向我刺來。我和小偷打鬥起來,借著飯店門口的燈光,我看清小偷是個中年山裡漢子。山裡人力氣大,我哪裡是小偷的對手,我被小偷刺倒了。小偷拔腿要逃,正這時,那個小男孩跑了過來,他手裡還捏著那串被凍僵的羊肉串。小男孩拽住那小偷的上衣喊:“不許你做壞事,你快救救這位叔叔。”那小偷狠狠一推,把小男孩掀倒了。我捂著不斷流血的傷口,從地上拾起一塊石頭,狠狠投向小偷,石頭正砸在小偷的脖子上,小偷疼得尖叫一聲,惱怒地舉著匕首向我撲來,我嚇得閉上了眼睛,心想這下非死在荒山上了。千鈞一髮之際,被小偷推倒在地的小男孩喊:“不許你再傷害他,我把你就打死。”沒想到,小偷聽了小男孩的喊話後立馬把匕首丟在地上,畢恭畢敬地把小男孩攙起來,為他拍打身上的塵土。小男孩命令似地說:“快把這位叔叔送醫院啊。”那小偷聽了,趕緊跑到馬路上截車。

  我的傷並不重,止住了流血,包紮了一下,很快就沒事了。那個小偷把我送到醫院後,用我的錢交了住院費後把剩下的錢放在我的病床上就悄悄離開了。我很快恢復了健康,我不想再追究小偷的責任。可是有一點讓我百思不得其解:為啥小偷開始對小男孩那麼兇狠,當聽到他的喊話“我把你就打死”後,突然就對他必恭必敬?

  我來到飯店對面的山坡下那個小山村。村子不大,只有幾十戶。見有一位老大爺坐在門前的玉米秸上曬太陽,我走上前向他打聽那個眉心有痣的小男孩的爸爸住哪裡。那位老大爺愣愣地看著我。見他一臉疑惑,我趕忙解釋說:“我是從城裡來的,我找他是想和他說點事。”那位老大爺的眼神更詫異了:“你要和那個聾子說啥啊?”原來小男孩的爸爸是個聾子。我說:“我真的有事要找他,他住哪兒?”那位老大爺的臉上僵硬起來,他把棉襖使勁裹了裹:“你非要見他?”我肯定地說:“我一定要找到他,他是我的大恩人。”

  那位老大爺領著我順著山坡爬,見那方向離山民的房屋越來越遠,我疑惑地問:“我們這是去哪裡?”老大爺往前邊的樹林裡一指:“你不是要找那個聾子嘛?”可我心裡納悶,他的家怎麼會在樹林裡呢?老大爺領我進了柏樹林,踩著厚厚的枯草來到一座新土墳前,說:“這就是他的家。”

  “我要找的人已經死了?”我脫口說。老大爺驚訝地打量著我:“難道你不知道他死了?”我心裡更疑惑了,那個小男孩難道不知道他爸爸死了?他爸爸既然死了,那個小男孩為啥還要到馬路上去等他爸爸呢?我急切地問:“他是怎麼死的?”老大爺說:“他是為救人醉死的。”

  原來在一次山洪暴發中,許多老人和孩子被沖進洪水中。那個小男孩的爸爸水性好,他多次跳入水中撈救老人和孩子。他一共救上來22個人,由於水涼,體力消耗又大,他每救上一個人就喝一口酒暖身子。誰知那酒是假的,喝了一斤假酒的他肚裡燒得實在難受,加上體力不支,最後他被洪水卷走了……

  小男孩的爸爸是在下水救人時喝假酒死的!我的心裡一陣顫抖。我顫聲問:“那小男孩不知道他爸爸死了嗎?”老大爺抹了一把臉說:“他爸爸因為老婆跟人跑了,心裡苦悶,成天喝酒,那天他是為救大夥而死的,大夥出於對他爸爸的感激,就瞞著小男孩,說他爸爸因為愛喝酒,到城裡的酒廠參觀訪問,做酒大使去了……”

  “我把你就打死”,我回憶著這句話,終於明白了,小男孩說的是“我爸呢,酒大使”啊!他爸爸是為了救人而犧牲的,他在遠近十幾裡的幾個山村中“酒大使”的聲名遠播。那個小偷一定是聽到小男孩說他爸爸是酒大使而對小男孩必恭必敬的。可能那個小偷的爸爸或孩子被小男孩的爸爸救過吧。

  我按照老大爺的指引,來到小男孩他爺爺家。那個小男孩正在喝粥。我說:“我帶你去城裡找你爸爸吧。”小男孩固執地搖了搖頭:“我要在這裡等爸爸回來。”我沉默了一會兒,說:“我在城裡開著酒廠的,你爸爸正在我的酒廠裡面喝酒呢。”小男孩驚喜地從小木凳子上跳起來:“我爸爸真的在你的酒廠裡當酒大使嗎?”我強忍著沒讓眼淚掉下來,笑了笑說:“是的啊。”

  那個小男孩跟著我來到城裡,我把他交給了我母親撫養。

  幾天後,我去公安局自首了。我把賣假酒賺的幾十萬都拿出來。我請求公安局和工商局一起查一查,還有多少由於喝我的假酒而致殘致死的人,用這些錢彌補一下我的愧疚。小男孩救了我,而他爸爸——救了大夥的“酒大使”是我害死的啊!

上一篇:鴛夢重溫
下一篇:天價南瓜

民俗

更多
周公解夢

聯繫我們


漢典黄曆:


漢典交流群:漢典交流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