馴馬

 巴圖的馬屢次在那達慕上摘金奪魁,他自創的馴馬經也被牧馬人奉為寶典,聲名播於草原內外。

  茶餘飯後,眾人面肅神凝,席地團坐,巴圖“吸溜”喝一口奶茶,環視一張張古銅色臉孔,便搖唇鼓舌,聲情並茂大講馴馬經。

  崽馬兩歲分群單飼。食槽每月要墊高兩拳,這樣馬才能昂首挺胸,頸長神俊。馬圈更有講究。白天馬糞不能掃除,儘管讓馬在上面站立吃草,這樣馬蹄才能長得豐滿圓潤,否則長成片狀馬蹄,馬就不能跳高馳遠。夜晚歇息,要把馬糞清理乾淨,這樣馬的皮毛才能光滑無垢,鮮亮無味。眾皆點頭。巴圖聲音高亢,圍者又添一層。早有人續上熱騰騰的奶茶,巴圖“吸溜”再喝一口,接著說。

  馬至三歲,要練走。選平整草場,馴馬手掌控韁繩,不快不慢,讓馬找對步子。這樣訓練一個月,就要擺上椽子,不遠不近,固定步伐。馴馬手騎馬跨越,馬怕磕腿,前蹄深彎幾近肚腹,後蹄自然跟隨。時間一久,馬就把這種步子固定下來。這樣馴出的馬,跑動平穩,四個蹄子跑出兩條直線。騎手若回視蹄花,千里馬的蹄花必是十三朵。

  嘖嘖,嘖嘖!巴圖每講至此就咂咂嘴,想我千里草原,竟沒有一匹千里良駒!眾人也齊齊搖頭歎惋。巴圖馴馬幾十年,從未見過十三朵蹄花的千里馬。至多是九朵!唉——九朵!

  誰知,就在那年三月,巴圖真就發現了一匹千里良駒。

  巴圖和眾牧人淩晨趕至牧場馴馬,就見馬群自地平線湧出,太陽恰掙脫草海羈絆,金色的光芒給群馬披上了一層外衣。萬馬叢中,只見火龍駒通體炭紅,長鬃披拂,一馬當先,向牧場馳來。巴圖面露驚喜,拊掌讚歎:好馬,好馬,真乃千里馬也!

  巴圖從牧馬人口中得知,火龍駒是野馬,一夜暴風雨後,混入馬群中,幾天後就搶去首領地位。

  火龍駒顯然已過馴化年齡。巴圖心跳加速,細細打量火龍駒,大喜過望。火龍駒腰身挺直,蹄大腿細,肌肉柔和健美,神俊異常,真是天生的千里馬!看來火龍駒的出現,可以彌補多年的憾事了。

  馴馬先要吊馬熟馬。先要把馬關進兩丈高的圍欄裡,要餓。馬餓一天,馴馬者一手拿胡蘿蔔,一手拿籠套,多數馬吃蘿蔔時就被套上籠頭,相熟後被牽走了。也有不讓戴籠頭的,但因肚饑體乏,被幾個蒙古大漢摁住套緊,再挽韁繩,早有騎手躍上馬背,在眾人哄笑聲中,一圈圈轉起來。頃刻,馬力竭,只得溫順地向騎手伸出嘴唇。

  巴圖湊近火龍駒,火龍駒機警地踏起小碎步,試探著靠近吃蘿蔔,見巴圖遞上馬籠頭,突然兩耳一豎,觸電般“噅兒噅兒”怪叫,兩隻前蹄也直豎起來,駭得巴圖遠遠避開。騎手們動手要抓火龍駒。火龍駒打著響鼻,鬃毛亂拂,旋身淩空尥幾個蹶子,場內塵土飛揚,幾個騎手也退下來。眾人一時無計,就在柵欄外喝酒摔跤相戲。巴圖每摔倒一人,都大聲唱挑戰歌,跳鷹之舞步……火龍駒竟停住急躁的腳步,打量得勝的巴圖,目光漸漸變得柔和起來。

  第三天,巴圖走近火龍駒,火龍駒吃幾口蘿蔔,竟主動把頭伸進籠套裡,伸舌頭舔巴圖手背,還用自己的毛臉蹭蹭巴圖的光臉……巴圖順勢躍上馬背,打一聲呼哨,柵欄外幾名騎手會意,縱馬飛馳。火龍駒撒蹄猛追。可剛跑出幾裡,竟氣喘吁吁,眼看就被別的騎手甩在後面。巴圖面露喜色,連連揮鞭催馬,火龍駒仰首長嘶,長鬃倒豎若旗,仿佛憑空有股力量注入體內,幾個飛躍竟沖到馬隊前面,一溜巨大煙柱被它甩在身後。火龍駒的蹄聲,極富韻律,若壯士擊鼓,又似仕女彈琴。巴圖沐浴春風,像扯帆行船。回視蹄花,赫然綻放的竟是十三朵……

  巴圖喜不自勝,到達終點,滾鞍下馬,顫抖著撫摸火龍駒額頭。火龍駒卻前蹄一軟,跌倒在地。巴圖大驚,只見火龍駒嘴角湧血,瞬間洇紅草地,眼見就不能活了。

  巴圖方悟,火龍駒連餓三天,體力不支,咬破血管才使呼吸暢快,爭下第一。巴圖雙膝跪地,涕淚交流。火龍駒把巴圖當朋友,卻焉能料到,這個比賽只是巴圖想殺去它的傲氣。

  巴圖葬了火龍駒,再不馴馬。倒是他的馴馬經至今還在草原流傳。

 

上一篇:伯塤仲篪
下一篇:刀王之王

民俗

更多
周公解夢

聯繫我們


漢典黄曆:


漢典交流群:漢典交流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