倔強的老魯頭

最近,細心的李雲發現保姆桂姨有點不一樣,每天出出進進哼著小曲,以前一直不捨得花錢,現在卻破天荒置辦了一身新衣裳。是什麼原因能讓獨身多年的桂姨好似年輕十歲一般,莫不是因為愛情的滋潤?

  果不其然,李雲悄悄問四歲的兒子桂姨姥經常帶他上哪玩。兒子天真地說就在賣菜的地方,那裡有個特別好的爺爺。李雲知道兒子所說賣菜的地方就在社區附近的一個菜市場,在那裡做買賣的都是市郊區的菜農或是家裡有菜地呆著沒事的老頭老太。李雲為自己的這個發現激動不已,桂姨年輕時沒了丈夫又無兒無女,在這三年裡待李雲就像自己的閨女,李雲也把她當成了親人。現在,桂姨終於動了心,李雲迫切地想知道那個人長個什麼樣?但是,她不知怎麼去問桂姨。

  可是一天晚上,兒子委屈地跟李雲說今天桂姨姥打他了。這是兒子長這麼大第一次說被桂姨打,以前她要打兒子都是桂姨攔著的。李雲急忙抱住兒子拍拍著他的背輕輕問:“桂姨姥這麼疼寶寶,怎麼捨得打呢?一定是寶寶做錯事了。”兒子小聲說:“嗯,媽媽我錯了。我對爺爺說用車軋死你,桂姨姥讓我說對不起,我不說,她就生氣了。”李雲一聽忙問:“是那個賣菜的爺爺嗎?”“嗯,他還給我買好吃的呢!明天我就跟他說對不起。”兒子鄭重其事地說。李雲心裡卻不是滋味:小孩知道什麼,說句話就要被打,看來這個老頭把桂姨給迷住了。本來李雲打算和丈夫商量商量,如果兩位老人情投意和就努力撮合撮合,看來這事還是以後再說吧。

  不過,李雲還是用話提點了桂姨。那天桂姨要出門,李雲冷冷地問:“桂姨,還是去菜市場嗎?寶寶說那裡有個爺爺。”李雲仍在佯裝看書,桂姨卻被問得站在那一動不動。房子裡一下安靜了,仿佛都聽到了兩人心臟的跳動聲。終於,桂姨走過來:“小雲,你別誤會。我覺得寶寶不能那樣沒禮貌,那天我就拍兩下嚇唬嚇唬他。”李雲也站起來換了溫柔的語氣說:“桂姨,我也沒別的意思。就是想提醒提醒你,一定要認清人啊!”“那事……以後再說。我先出去了。”桂姨說著走了,李雲知道她是和老頭商量是否到了該挑明的時候了。

  直到下午,李雲把寶寶哄睡著,也不見桂姨回來。難道她生氣了?李雲突然為自己上午的冷言冷語後悔。突然,門被匆匆打開,桂姨風風火火跑進來,喘著粗氣又不好意思地說:“小雲,能借我點錢嗎?他、他犯了嚴重的心臟病。”“啊?怎麼會這樣?打120了嗎?”桂姨略帶哭腔地說:“上午我去找他就不在,聽說是高血壓犯了被送了醫院。我打聽是在第三醫院,醫生說要住院,可我哪有錢啊!”看著桂姨心痛的樣子,李雲急了:“噢,我手裡只有兩千,但可能不夠。你先去,我這就給大偉打電話。你帶著電話啊!”說著連忙給丈夫魯大偉打電話。

  大偉把錢取回來,李雲簡單地和他說了這事。把兒子弄醒後他們打車直奔第三醫院。給桂姨打電話知道了哪個病房,兒子第一個沖進去叫:“爺爺,我來了。”李雲和大偉在後,當他們看到床上躺著的那個微閉雙眼、插著氧氣管子的老頭一下子驚呆了。大偉猛地撲過去大喊:“爸,你怎麼在這啊?”這一叫,驚得桂姨從床邊站起來,瞪著眼不知怎麼回事。李雲上前扶起大偉,轉頭問:“桂姨,他就是那個賣菜老頭?”桂姨點點頭,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這個賣菜老頭竟是大偉的爸爸,他應該是在鄉下老家的,什麼時候來這裡了呢?怎麼不來找兒子啊?這一系列的疑問,三個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誰也弄不明白,只好等著老爺子醒了。

  老爺子還在沉睡,大偉站在旁邊想不通。剛才,他給鄉下老房子上的座機打過電話,人家說半年前房子就被爸爸賣了,說是上城裡找兒子去了。可這半年,爸爸卻沒來找他,一直在附近賣菜。看著床上爸爸乾瘦的身體,大偉的眼淚在眼眶裡直打轉。

  李雲和桂姨正在走廊聊天,桂姨說雖然和他只認識三個月,但是兩人很投脾氣,卻沒告訴她這件事。她想起老頭第一次看到大偉的孩子時兩眼放光,抱著他問東問西,對寶寶特別的好。當時桂姨想老頭喜歡孩子,現在看來他已經認出了自己的孫子。因為寶寶長得跟大偉是一模一樣。桂姨說著說著眼淚流出來:“真不知道這老頭是怎麼回事。”李雲也很生氣,這個怪老頭,以前大偉讓他來他不來,現在來了卻唱這麼一齣戲。

  這時,病房裡傳出大偉的聲音,可能是老爺子醒了。他睜開眼看到大偉一家三口,輕輕地說:“你們來了。”說完就把臉扭向一邊。“爸,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大偉跪到床邊問。老頭轉過臉瞅瞅兒媳和桂姨歎口氣說:“你們出去吧!”桂姨拉著李雲出了病房說:“這老頭特愛面子,他只想和兒子說。”

  原來這事說來有點滑稽,老魯頭賣房來到城裡只因為打了個賭。他在鄉下是出了名的倔脾氣,有個老李頭就愛氣他。有次他們幾個老頭聊天聊到了誰家兒子最有能耐。老魯頭哪能勢弱,把大偉吹得比玉皇大帝都能。老李頭撇撇嘴說:“你兒子有能耐,還讓你住在鄉下那破房子裡?別吹了。”老魯頭一聽來了火,一拍桌子說:“你不信,這我就回家打電話,明天我就把房賣了。去過城裡人的生活了,只是可憐了你老李頭啊,還得在這守著。”“別吹啊,你要是不走,就得當著全村人的面學牛叫。”村裡人背後都叫老魯頭倔老牛,這要是再學牛叫,那不是名副其實了嗎?老魯頭第二天果真貼出了賣房子的告示,他想反正這破房子也沒人買,可哪知剛貼出來老李頭就帶著遠房的親戚來問價。老魯頭不肯服輸就這麼把房子賣了。

  房子沒了他得走啊,可媳婦生孩子的第二年,大偉打電話讓他進城幫忙照看孩子,他沒同意,結果媳婦兒子都有點怨他,連孫子面都沒見過。現在,他哪有臉這麼去兒子家啊!於是,他來到兒子的城市,在郊區租了個房子,正好種點小菜賣賣也能活。自從認識了桂姨後,他執拗的性格改了不少,本打算和桂姨再處處到時把她領到兒子面前就說找了個老伴,在城裡住,也好有個臺階。誰知桂姨竟是兒子家的保姆,這可把老魯頭折磨壞了。天天想該怎麼辦,就這麼著高血壓犯了,差點送了命。

  聽爸爸講完,大偉心裡好後悔。當初,讓爸進城,他不來,大偉是又氣又恨。所以從那以後,他很少往家打電話,過年時也是打車送點年貨當天就回來。可他卻從來沒以爸的角度考慮,他要是早打電話他們的矛盾不是早就沒有了嗎?這要是爸在城裡有個三長兩短,他這輩子都要在負罪中生活了。

  不過,幸好還不晚,李雲和大偉把爸爸接回了家。桂姨做了一桌子好吃的。吃飯前,李雲和大偉給爸爸倒酒,向他道歉。桂姨說:“我看這歉不用道,按說這事誰都有錯。你老魯頭,倔脾氣也不能跟兒子強到底啊!他是你兒子,哪有什麼面子問題。而大偉,他是你老子,就是有十個錯你也得盡孝心。父子間哪有怨恨可記啊!”一席話說得父子倆低下了頭。李雲摟著桂姨說:“還是媽說得好啊!呵呵……”

上一篇:孰是孰非
下一篇:匪棋

民俗

更多
周公解夢

聯繫我們


漢典黄曆:


漢典交流群:漢典交流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