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噴噴的包子

小鎮西首公路旁有個包子鋪,老闆姓韓,大大的腦袋,一副憨厚像,人稱老憨。老憨人憨,做的包子也憨,個大、皮薄、餡多,才賣五毛錢一個。因此老憨的包子鋪生意總是很紅火。

上門的都是客,老憨對每個買包子的人都熱情招呼。尤其對過往的司機,更是照顧有加,少幾個零錢也沒關係,買得多了往往再搭上一個。對此,兒子小軍很是看不慣。他對司機打心眼裡有一股憎恨,八年前,他的左腿就是被一個醉酒司機軋斷的。

小軍斷了一條腿後,就有點破罐破摔了,高中沒畢業就輟學了,每天除了泡網吧就是和一些不三不四的人喝酒打牌。老憨讓兒子幫忙賣包子,小軍也是三天打魚,兩天曬網。為兒子,老憨操碎了心。

進入臘月,一場罕見的大雪從天而降,把所有的道路都封住了。老憨的包子鋪也冷清下來。是啊,這麼大的雪,誰還出來買包子呢。看著面前一大坨面和一盆菜餡兒,老憨愁眉不展。小軍出去轉了一圈兒,回來說:“爸,我看這雪沒大下頭了,雪一停就會有人來買包子,咱們趕緊包包子吧。”老憨點點頭,包就包吧,要不這些面和菜餡就糟蹋了。

父子倆一個擀皮兒,一個包餡兒,時間不長就包完了。架在鍋上蒸的時候,一個穿藍工裝的年輕人走進來,開口就要兩百個包子。

老憨喜出望外,包子剛做好,就來了個大主顧!他一邊從籠屜裡夾包子,一邊問藍工裝要這麼多包子做什麼用。藍工裝說他是宏達服裝廠的,雪大路滑,工人回不了家,廠裡管飯,兩百個包子怕還不夠吃呢。

兩百個包子裝了滿滿一簸籮,藍工裝一個人帶不走。小軍自告奮勇幫藍工裝送過去。老憨擔心地說:“小軍,路這麼滑,你那腿行嗎?”小軍的左腿斷了後,裝上了假肢,走路一瘸一拐的。小軍不在乎地說:“沒事,比您走得還穩呢!”看著兒子和藍工裝抬著簸籮消失在雪地裡,老憨忽然覺得,兒子懂事了。

正如藍工裝所說,兩百個包子果然不夠吃。不到一個鐘頭,兩個人就抬著空簸籮回來了。老憨這個樂啊,大雪天阻擋了零散顧客上門,他的包子鋪卻變成了服裝廠的專供食堂。於是,老憨招呼兒子和麵、拌餡,又趕做了一簸籮包子,幫藍工裝送過去。

接下來的幾天,大雪一直時斷時續地下,老憨的包子鋪卻始終繁忙。因為那個藍工裝每天都來買幾簸籮包子。小軍每天都幫藍工裝送包子。老憨看在眼裡,喜在心上。一直以來,兒子是他的一塊心病,如今看到兒子變得如此能幹,他高興得嘴都合不攏了。

五天后,大雪終於停了下來,路面上的積雪足有半米厚,車輛依然無法通行。中午,一個袖口上沾滿油污的中年人從遠處走過來,圍著籠屜轉了一圈兒,問包子賣多少錢一個。老憨笑呵呵地說:“還是老價錢,五毛一個。”中年人似乎有點不相信,要了兩個包子,待確認果真只收他一塊錢時,馬上又從兜裡掏出十塊錢,要了二十個包子。中年人的舉動令老憨費解,他摸著大腦袋想了半天,也沒想出個所以然來。

中年人走後不久,又陸續來了幾個司機模樣的人,他們買了很多包子。其中一個悻悻地說:“沒想到這兒還有家包子鋪。那倆小子也忒黑了,和這包子一樣大小,竟然賣五塊錢一個,簡直是宰人啊!”另一個說:“他們賣的包子,興許就是從這裡批發的呢。”第三個人似乎受到啟發,對那兩個說:“要不,咱們也從這裡批發包子回去賣,就是賣兩塊錢一個也不少賺啊。”他的提議立即遭到同伴的反對:“拉倒吧,這趁火打劫的錢,還是不賺為好。”幾個人說完,踩著厚厚的積雪向南走去。公路的盡頭是305國道,看來,他們的車困在那裡了。

望著那幾個人遠去的背影,老憨心裡一翻個兒:他們所說的賣高價包子的“那倆小子”,不會是小軍和藍工裝吧?

第二天,那個藍工裝又來了,依然要了滿滿一簸籮包子,小軍依然要幫他送過去。老憨試探地說:“小軍,這次我幫他送過去吧,你送了這些天,也該歇歇了。”小軍忙說:“不累不累,有我在,哪用得著老爸親自出馬呀。”藍工裝也說:“還是讓小軍送吧,這些天,我們配合得可好了。”說完,兩人匆匆抬起簸籮走了。

老憨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測,於是關了包子鋪的門,悄悄跟在兩人身後。果然,小軍和藍工裝沒有去宏達服裝廠,而是徑直奔305國道而去。遠遠地,老憨看見,國道上被大雪困住的汽車排成了長龍,前不見頭,後不見尾。小軍和藍工裝抬著包子走到汽車中間,就大聲吆喝起來:“賣熱包子啦,五塊錢一個,快來買啊。”

五毛錢一個的包子,抬出幾裡路,價錢就翻了十倍!但是再貴也有人買,困在這裡五六天了,能吃的東西早吃完了,不買就得餓肚子。人們呼啦圍上來,正要掏錢購買,耳邊忽然傳來一聲大喊:“慢著,這包子不賣了。”

說話的正是老憨,他擠到人群裡,把簸籮裡的包子重新蓋好。人們以為他不讓賣是想漲價,紛紛說:“都五塊錢一個了,還要漲價,也太缺德了。”

老憨望瞭望小軍和藍工裝,接著剛才的話茬說:“聽見了嗎,司機師傅罵你們缺德了,要我說罵得好!人家天寒地凍被困在路上,缺衣少飯,正是需要救助的時候,你們卻趁火打劫賣高價包子,不但是缺德,簡直是沒有人性!”

“爸,要說缺德,有人比我過分。”小軍拍了拍他的假肢,說,“我這條腿就廢在一個無德司機手裡,他把我撞傷後逃之夭夭了,如果馬上送醫院救治的話,也許保得住呢。”老憨揚了揚眉毛:“你說得不錯,那個肇事逃逸的司機確實無德,但是後來又有好多熱心司機幫助了咱,你可知道?”

小軍一愣,老憨接著說:“那年,你被撞傷送到醫院後,由於失血過多,必須馬上輸血。但你的血型很特殊,血庫裡的存血不足,我和你媽的血型又都配不上。醫院隨即聯繫稀有血型志願者,最後在媒體的幫助下,分別在長春和蘭州找到兩名志願者。十萬火急,兩名志願者得到消息後,分別從各自的城市乘飛機趕來。飛機到達的時間是夜裡,是計程車司機師傅把兩名志願者送到醫院,才救了你的命……”

老憨說完停頓了一下,又面向眾人說:“各位司機師傅,我這個不爭氣的兒子這幾天所做的事,對不住大家,更對不住當年幫助我們的熱心司機。今天這些包子就不收錢了,權當向大夥賠禮了!”說著,老憨一面給大夥分發包子,一面吩咐小軍和藍工裝,把這幾天多賣的錢退還給大夥。

熱騰騰的包子遞到每個司機手裡,頓時,香噴噴的包子味,在堆滿積雪的305國道上彌漫開來,久久不散……

 

上一篇:有橋作證
下一篇:精明的村長

民俗

更多
周公解夢

聯繫我們


漢典黄曆:


漢典交流群:漢典交流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