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節踏青

     踏青又叫春遊,古時叫探春、尋春等。清明節是農曆二十四節氣之一,在仲春與暮春之交。清明一到春回大地,自然界到處呈現一派生機勃勃的景象,正是郊遊的大好時光,清明節祭祖活動往往在郊外進行,人們把祭祖掃墓和郊遊踏青結合起來即陶冶情操,又促進了身心的健康。 於是,踏青成為清明節的習俗之一。

踏青

   清明時逢陽春三月,正是郊遊的好時候。我國民間長期保持著清明踏青的習俗。據宋朝史籍記載:“清明前後十天,城中士女豔妝飾,金翠琛縭,接踵聯肩,翩翩遊賞,畫船簫鼓,終日不絕。”人們帶著食物,來到郊野,投向大自然。宋代踏青之風盛行,著名畫家張擇端的風俗畫《清明上河圖》,就極其生動地描繪了宋代清明時節京都人民踏青遠足的熱鬧情景。  踏青娛樂,是清明節出城郊遊的一種風習。清明節期,春暖花開,最適於郊遊,這是踏青習俗形成的客觀原因,清明又是去郊外掃墓的日子,因此形成掃墓兼踏青的節俗。明人劉洞、于奕正《帝京景物略》中說:清明來到,“是日簽柳,遊高梁橋,日踏青。多四方客未歸者,祭掃日感念出遊。”明代的清明踏青,有些就是掃墓之後接著遊春的。

  宋朝的時候,圍繞掃墓、踏青而形成大型的娛樂活動。宋孟元老《東京夢華錄》記載汴京清明之娛樂時說:“四野如市,往往就芳樹之下,或園囿之間,羅列杯盤,互相勸酬。都城之歌兒舞女,遍滿園亭,抵暮而歸。各攜棗錮、炊餅、黃胖、掉刀,名花異果,山亭戲具,鴨卵雞芻,謂之‘門外土儀’。”宋吳自牧《夢梁錄》記載臨安清明節俗時說:“宴於郊者,則就名園芳圃,奇花異木之處;宴於湖者,則彩舟畫肪,款款撐駕,隨處行樂。此日又有龍舟可觀,都人不論貧富,傾城而出,笙歌鼎沸,鼓吹喧天,雖東京金明池未必如此之佳。” 宋人張擇端所畫《清明上河圖》描繪了宋汴京汴河兩岸的景物以及清明人們遊樂的情景。畫面人物多達五百五千,牲畜五十多頭,船二十多艘,車轎二十多乘,人來人往,熙熙攘攘,各行各業集于游市,充分反映了清明日踏青娛樂的情景。

  清明節踏青,最早的源頭應是古之遊春習俗。《論語・先進》中記載了孔子與其弟子子路、曾皙、冉有、公西華談論志向的一段對話。當孔子問到曾皙的志向時,曾皙回答:“暮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風乎舞雩,詠而歸。”曾皙的話,說明上古之民早就有季春三月野浴、踏青的願望和習俗。後來的清明踏青,應該說是發源於上古而又繼承古上已節祓禊遺風的結果。提到踏青,人們自然會想到唐崔護清明日游城南莊之事。崔護清明遊春到城南,因口渴而得村女之杯水。第二年清明,崔護又來城南莊,可那女子卻因思念崔護而死,於是崔護寫了《游城南》詩:“去年今日此門中,人面桃花相映紅。人面只今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春風。”堪當趣事。

  清明節正是大地春動的時節,故此節雖起始于祭祀先人,但在長期的發展巾也複合有遊樂的內容。《東京夢華錄》載,清明日,都市人出郊,田如市,人們遊玩于田野園圃之問,至暮而歸。這種郊遊活動,後來便被稱為“踏青”,含有一冬蜷縮,春動出外,舒展身手,振奮精神的:卷思。同時古代又在清明節彙聚了插柳植樹的活動。至於清明戴柳免蠆(折)毒的說法,則反映了這一節日也包含有驅災內容的印記。作為綜合性質的節日,還增加了競技遊藝的內容。現在人們往往視清明節為外出旅遊的最佳季節。

節日

更多
周公解夢

聯繫我們


漢典黄曆:


漢典交流群:漢典交流群